欢迎进入我们的网站!您现在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 电视广告精英出走 透析背后行业变局

电视广告精英出走 透析背后行业变局

新闻摘要

  最近,电视台成为了最热门的“围城”,外面的人使尽浑身解数想挤进去,而里面的人却纷纷辞职。2013至今,从央视到湖南卫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等各级广电机构内,电视广告精英从体制内离开,“广电离职潮”正在...

新闻详细

  最近,电视台成为了最热门的“围城”,外面的人使尽浑身解数想挤进去,而里面的人却纷纷辞职。2013至今,从央视到湖南卫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等各级广电机构内,电视广告精英从体制内离开,“广电离职潮”正在来袭。
  常言道背靠大树好乘凉,为什么这些体制内的精英人才,在电视台干了快大半辈子,付出了青春,也拥有了成绩,却突然选择离开?他们出于何种原因做出离职选择?电视广告精英出走背后,又折射了怎样的行业变局?
  何海明辞去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主任之职
  近日,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主任人事调整已有答案,原央视中文国际频道总监任学安,新任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主任,中心原主任何海明调任中国国际总公司任副总经理。除了广告部的调整,央视内部架构此次也进行了较大变动:魏台接罗台,袁台接魏分管海外,台办公室主任调四套总监,一套钱蔚调央视网接汪文斌,分管中央新影的高峰副台退休。郎昆去综艺频道,张晓海去剧中心,金越去新影厂,一套归总编室管理。
  同样曾为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主任的夏洪波,早前在离开央视之后,在新媒体领域的发展可谓风生水起。2010年离职后,夏洪波于当年4月至2012年任凤凰卫视广告业务副总裁,2010年12月起工作于凤凰都市传媒。2015年2月以副总裁身份兼任公司运营总裁。
  樊旭文去职湖南广电加盟响巢看看
  樊旭文2002年起担任湖南卫视广告部主任,2010年年底升任湖南广播电视台广告经营管理中心主任。2014年年初,樊旭文不再兼任湖南卫视广告部主任,由宋点接任。业内对于樊旭文的职业方向也多有猜测。直到2015年8月12日,在迅雷看看更名响巢看看的发布会上,樊旭文的去处才得以揭:成为响巢看看公司首席运营官。这家公司将投入30亿元在自制内容、独播策略、互联网金融、精准营销等多方面发力,打造一个全新的视频平台。
  龚立波去职江苏卫视创办大道行之
  2013年10月,龚立波正式辞去江苏卫视副总监、集团产业投资公司董事长等江苏台所有职务。2014年10月31日,龚立波和“小伙伴们”吃完散伙饭,离开江苏卫视,追逐自己的“大道”去了。他的新头衔是大道传媒总裁,新公司的业务范围有影视剧投资制作、电视节目制作、媒体运营和广告营销几个板块。今年大热的大型推理竞技户外综艺《极限挑战》背后的制作方就是大道传媒。
  夏陈安去职浙江卫视加盟北京新文化
  2000年,32岁的他出任浙江教育科技频道总监,将教育科技频道打造成全国地面频道“四小龙”。2008年,他入驻浙江卫视担任总监,打响“中国蓝”品牌,至今,浙江卫视的广告从6年前的6个亿飙升到了45亿,卫视排名也从之前的第九,到现在连续6年稳居全国省级卫视前三。
  正当浙江卫视将进入卫视巅峰之战时,2015年1月夏陈安却被爆出从浙江卫视辞职。7月,离开“中国蓝”,好好休息了半年的夏陈安终于定了新东家:就任上市公司北京文化新总裁。
  查道存去职安徽广电创办剧星传媒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位早已出走的电视广告大佬——査道存。查道存历任安徽广播电视台广告中心企划部经理、业务部经理、中心主任。2011年5月,査道存创立上海剧星传播,专注网络视频传播全案代理,并迅速完成全国布局。2014年营业额6.5亿,2015年目标营业额10亿,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本土第一大视频代理商、中国最大跨媒体咨询机构。仅用了四年,2015年7月29日,剧星传媒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査道存也成为广电人离职创业成功的佼佼者。
  电视广告精英为何出走?
  从樊旭文亮相互联网视频媒体,到夏陈安出走浙江卫视,再到龚立波离职自己创办大道传媒,看得见的是电视广告整体行业面临的压力,无论从内容还是人才,无论是营销还是思维方式都面临挑战。
  虽然超一线卫视湖南卫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红透了半变天,作为广告主的战略平台是不可撼动的。然而,互联网媒体的资本介入,人才、内容、技术等都会快速发展。电视广告人出走,怀抱更多的是对电视“围城”以外的市场雄心。
  樊旭文:我是一个对广告有理想的人
  “我是一个对广告有理想的人”这句话出自樊旭文。电视广告经营十多年,人称湖南卫视财神爷,有一套樊氏营销理论,那就是价值论。所以,在电视广告圈,湖南卫视的广告价格是最透明的。平台不同,营销的真谛相同,电视广告营销路线的以前就是互联网视频媒体的现在。心年轻,理想就不远。
  在互联网大潮中,谁敢屹立潮头?无论是品牌还是人都面临转型,人人患互联网焦虑症,转还是不转?从传统媒体转型互联网,从湖南卫视转型响巢看看,不得不说樊旭文还是有魄力的,有一颗年轻的心。在互联网大潮中,重新扬帆起航,应该也是他的理想。
  龚立波:世界这么大,我想试试看
  龚立波创业,并非为了钱。在江苏卫视这样强势的平台担任重要职位,又有领导的重视和培养,龚立波承认他在体制内年薪很高,并不缺钱。
  “如果人能活两辈子,那我这一辈子可以都活在体制内。但人只能活一辈子,所以总要尝试不同的人生道路。世界这么大,总要在岸上走一走,水里游一游,不能只有一种活法。”龚立波表示,辞职创业之心早已有之,内心不安分的基因从未消失过。按照他的人生规划,体制内生存也并不在他当年毕业时的计划中。一切的因缘际会,在即将奔四的年龄,让他最终产生了放手一搏的念头。所以,他给新公司起名为“大道行知”。《道德经》有云,“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但普通人肯定做不到,只能通过“行走”悟出“大道”。
  夏陈安:要做互联网+传媒
  在离职后的首次公开演讲中,夏陈安就表示:“未来会把火力集中于互联网上,在最短的时间内打造出最火的网络现象级节目。”拥有着25年传统媒体经验的夏陈安,开始致力于将互联网与节目内容的融合。他认为,内容仍然是将来决定传播的主体,只是在“泛传媒”的整体背景下,更要从用户角度考虑,打造适合平台的内容主体。
  在过去,夏陈安身处的是“电视大片”的时代,而内容更多的是来自于对国外节目的借鉴。放眼未来,他看好互联网会出现现象级大片。“资本的力量、民营公司越来越强了,电视台竞争越来越激烈,网络越来越想做现象级节目。
  广告精英离开电视”围城“,折射行业变局
  如果以十年划分一个时代,十年来,中国的媒体行业经历了从社交媒体到自媒体的发展,从全球固定连接向全球移动连接转型,从人与人交互关系,向“人-物-系统”三元素相交互发生质变。
  1.新一轮的视频网络媒体竞争开始了
  在新旧媒体的交替中,我们看到,媒体人赖以生存的法宝正在被原本由他们所哺育的受众夺走,曾经的精英只好用出走来保存才能与尊严。其中,负责任的媒体人在需要承担产出、经营多重压力下则提前了选择逃离。
  与传统媒体相比,互联网视频平台市场格局还没有露出真面目,都在高速发展中。而众多广电高端人才的引进,必将为整个行业的发展注入新鲜的血液。长期的广告销售生涯,为些电视广电精英积累了经验、人脉和业内声誉,也培养了他们面向市场的一股“狼性”。新一轮的视频网络媒体竞争开始了。
  2.新媒体战略平台的价值体系逐步构建
  从总体来看,我国传媒产业的经营仍然是以“单点式”经营为主,难以避免“广种薄收”的最终结果,从而导致多数媒体遭受“透明天花板”的发展限制,如今,中国的传媒产业需要超越“单点式”经营、开始建构传媒产业的价值链。
  深谙广告营销价值体系的电视广告精英,必定会给新媒体带来很大的营销价值,视频网络媒的价值挖掘会有质的提升,从卖贴片到到卖平台价值的转变,从卖流量到卖影响力的转变,从卖内容到卖整合资源的转变,相信都有更具有战略平台的价值体系。
  3.未来或出现内容和广告领域的创新性产品
  移动互联不仅仅意味着“泛内容产品”的渠道多样性,还意味着内容生产方式的颠覆。夏陈安曾毫不避讳地直言当今中国内容制作方面的薄弱:“目前,我们现在面对的状态是‘三个没有一个有’。原创的现象级节目模式还没有,网台联动的现象级节目还没有,出现于互联网平台的现象级节目还没有。
  并且,传媒市场的“过剩时代”已经到来,诸如收视率、发行量这样传统的价值评价“尺度”势必将被突破,取而代之的将是对于媒介所吸引和掌控的社会注意力资源的更加精细化的描述性指标,而这些,随着传统媒体广告精英的加入,或将有所改变。都有待媒体的广告精英们来改变。

  结语:“技术“、“资本”、“移动”、“泛内容”、“变革”、“回归”、“想象力”新的浪潮已经袭来。在这场变革之中,如果说“出走”是电视广告人在这个时代探索如何体现自身价值的一种尝试,那么每一个媒体人乃至所有内容生产者应该如何制定自身的发展方向,或许可以在行业巨臂与先锋的“自我剖析”中获得更多的启示。

海南高锐广告有限公司

地址:海口市秀英小街   手机:13368984881  QQ:2509148351

琼ICP备10200440号-1